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徒步峨眉登山朝聖之旅-2

(三)登山

  早上八點,吃完早餐,在附近的小店裏買了3根拐杖和幾副手套後,沿著柏油大道,直奔峨眉。凝眸北望,霧氣雖然不大,但也只能望見遠處峨眉淡淡的山影,既不恢宏陡峭,也不挺拔俊秀,宛如川中丘陵常見的大山丘,使我多少有點失望的感覺。

  從報國寺到伏虎寺的一路上,松柏夾道,綠樹成陰。腳下的路也是公路,沿著山梁開鑿,只能並排著走兩輛車。出發的時候,一幹人穿著的衣物過多,走了一會兒就開始紛紛脫掉身上的衣服,輕裝上陣。也許是心情好的緣故,一路上聊著天,腳程也顯得很慢,9:00正才到達伏虎寺。

  伏虎寺。由於寺內殿宇隱於叢林之中,故有"密林隱伏虎"之稱。相傳"林中多虎,常出為害,始建尊勝幢於無量殿前以鎮之,其患遂絕,故名伏虎寺"。伏虎寺雖在密林之中,屋頂卻一塵不染,堪稱一絕。我屬虎,思量了一番,從山門前繞過,終是沒有進去。迷信乎?非也!

  從伏虎寺出發,不久就到了峨眉山售票口。我走在最前面,掏出軍官證,在管理員面前晃了一下,就準備沖關。"站住,等等,檢查,…,是軍官啊,登記"。他把軍官證逕自拿到了售票處,我心裏不由得一緊,"不是有問題吧,…,別怕,鎮靜",我給自己打著氣。回頭看了看,天使他們剛趕到正在接受檢查。天使揚了揚眉毛,示意沒事,目光堅定。看見他的目光,鎮定了許多,一個人走了過去,隔著售票窗,看進管理員正在登記著什麼。我順勢靠在窗戶上,用較粗的欄杆擋住了半邊臉。"簽個名字吧!"管理員遞出了登記本,順便盯了我一眼。接過本子,我埋下頭就寫。沒想到,我起筆的第一個比劃竟然是我的名字的起筆,汗!!還好,算我反應敏捷,馬上筆勢一轉,馬上把我"新身份"的名字寫了上去。管理員收回本子,這才不證件換給我。好險!!!蝸牛MM沒證件,只好買了一張票,125元。順利通關。興奮ed。

  10:35,抵達純陽殿。

  11:30,抵達聖水閣,洗塵。

  11:50,路過中峰寺,未進。

  12:30,抵達清音閣。

  清音閣。這裏離報國寺約15公里,地處牛心嶺下的山坳中。閣後有黑、白二水匯於清音閣下,匯合處有一大石,狀如牛心,故名"牛心石"。二水上分別建有石橋一座,水穿橋而出,撞擊牛心石後,浪花飛濺,恰如飛花碎玉。深峽的陣陣濤聲,彈奏出甜美的琴韻,名曰"雙橋清音"。石壁上鐫刻的"且任客心洗流水,不勞揮手聽清音"的詩句,正是對雙橋清音的寫照。這裏石階盤旋,林蔭夾道,峰迴路轉,溪流飛瀑,風景秀麗優美,亭臺樓閣、文物古跡眾多。這裏遊客也很多,但基本都是跟旅遊團的,看見我們背著大包從山間走來,不少人觀望。

  拜佛,留影後,從左側繞過寺院,就可以看見一個不大的瀑布。說它不大,是因為它高度最多不超過五米,但它的水量卻很充沛,氣勢磅?,遠遠的就能感受它帶來的水氣。12:50,就在瀑布邊上的一塊遊客休息地吃午餐。食物自然是在峨眉市採購的熟食和餅乾,出行在外,俺牢記黨的教導,兩手抓,硬往嘴裏塞。擦罷手拿出包裏的食物,顧不得什麼蟋哥風範,甩開腮幫解決內部矛盾。沒想到,其他隊員飯吃的更是窮兇極惡,無語,遂將他們的醜態一一攝入相機,哈哈。山下配備的純淨水也消耗的差不多了,雲剛和蟲蟲到瀑布邊上的小灘邊灌了3瓶回來,打算路上喝,休整打點完畢,看表13:30。從清音閣出發往金頂有兩條登山道,一條經洪椿坪、仙峰寺、中峰寺到洗象池,另一條經萬年寺到洗象池,前一條線路路程長但風景更佳,由於在清音閣時天氣不錯,所以選擇了前一條路線。

  真正的登山,應該從這裏算起。13:45到達一線天,這裏雖然也號稱一線天,但感覺似乎有點牽強,不要說華山的一線天了,就連四川境內的天臺山的一線天也比這裏更勝一籌了。

  14:00,抵達生態猴區。峨眉的猴子上千,它們個個體態臃腫,行動也顯得有些笨拙。它們懶洋洋地斜靠在路邊上或蹲在房頂,對著過往的遊客們不時扮個鬼臉。猴子們貪嘴,見到遊客它便伸手索要食物,甚至去搶遊客的食品袋、包等,不撈個底朝空不放你走,不給它吃的,它還要生氣,活脫脫的一群山大王。更有一只壯年的猴子高高的蹲坐在路中間的路牌上曬太陽,一臉的安詳,我估摸著,它可能就是猴王吧。山下買的猴糧除了在門口拿出來的一袋喂了猴子外,其他的也揣在兜裏不敢掏出來,擔心猴子一旦群而搶之,我這條老命就擱在峨眉山了。最有趣的是幾個小猴子,它們腮幫子下麵兩個鼓鼓的小肉團,開始我還以為是肉瘤呢,後來才知道,原來他們吃不掉的食物就儲存在腮幫子下麵,所以鼓鼓囊囊的。

  離開猴區的時候都14:30了,從猴區出來,一路上基本沒有徒步的遊人了,我們一行六人沿著山間小路迤邐而上。這裏,雖然不能說人跡罕至,但也遠離了人世的喧囂紛擾,一切都顯出自然的本色,一切都是自然天成的傑作。青山在薄霧中時隱時現,每到一處高地都禁不住高呼數聲,可是,沒有任何的回聲,只能偶爾聽到陣陣的松濤之聲,仿佛峨眉笑而作答,默然無語。是啊,這裏沒有那令人目不暇接的摩崖石刻、祠堂寺廟、亭臺樓閣,這裏的峨眉脫去了炫耀的性格,既象一位不施粉黛而顯清水芙蓉般秀麗的少女,又如一位淡泊沉靜、寬厚仁慈的長者。在這裏,你不必象文人墨客們那樣為讚頌峨眉的秀美顯示才華而搜腸刮肚絞盡腦汁。平日裏羞澀的拘謹、虛偽的做作盡可拋在一邊,一切都可以順其自然,由其本性。高興時,你吹幾聲口哨,立刻就會有熱情的鳥兒來和你嘰嘰喳喳地攀談;寂寞時,你放開喉嚨唱上一曲,整個山中就會都被你的歌聲所感染;走累時,你甚至可以躺在山谷中那被雨水沖刷得潔淨如洗的巨大平展的岩石上,在和煦的陽光沐浴之下,你會有種置身大自然中所特有的舒適愜意的感受。這種愜意的感受,是我以前所從未有過的。

  到達洪椿坪時已經是下午15:20了。洪椿坪又稱"千佛禪院",因寺前有洪椿古樹,故名。洪椿坪群山環抱,林木蒼翠蔥蘢,空氣清新,是山中最佳的避暑勝地。山間林嵐漂浮,炎夏清晨霧雨霏霏,素稱"洪椿曉雨"。現在既然不是夏天,"洪椿曉雨"也就不得而見,但行至洪椿坪,山中的霧氣也就漸漸的大了,"山行本無雨,空翠濕人衣"的意境也是可以體會的到的。

  未進的寺院,居然聽見女子吃吃的笑聲,我在獵奇的心裏下步入洪椿坪,走過過堂,但見一池清泉,泉中有幾尾紅白相間小魚在嬉戲,池的左手邊有片空地,卻有兩個和尚在打羽毛球。聲音從那裏來的呢?環顧四周,寺廟不大,面積不過100多坪,並無遊客。納悶間,笑聲又起,尋聲望去。哦,原來打羽毛球的一個"和尚"原來是尼姑!!"男女混住?!"這四個字馬上躍入腦海,"不可能吧?!罪過,罪過。"我也蠻奇怪自己有這樣的想法。看見我奇怪的目光,他們似乎並也不介意,繼續打著球,仿佛我不存在一樣,有種"別人笑我太癡狂,我笑他人看不穿"的境界。汗顏。

  離開洪椿坪的路上,天使也在嘲笑著說這件事。嘲笑間,突然,我想起了"老和尚過橋的故事"。從前,有個老和尚和一個小和尚下山化緣,路過一個小溪的時候,因為漲水,水面上的石橋被淹了,只有涉水過河。過河時他們正好看見一姑娘不敢過,於是老和尚自告奮勇背她過河。小和尚心存疑慮,過去了許久之後,他終於問老和尚"男女授受不親,更何況和尚,你怎麼能背一個姑娘家過河呢?"老和尚笑說:"過橋後就以把她放下了,為何你到現在還不放下?"這就是佛教的智慧,佛教的智慧非常豐富,其中最重要的智慧實際上是一種對人生的思考,我想人生的智慧去掉煩惱就是你的心的問題,一個就是法癡,一個是我執,佛教的智慧就是拿得起、放得下。你有了這樣的智慧的話,你的煩惱就會少。這是一種哲學的智慧,並不象某些人所說的那樣,你越懂哲學,看問題越深,就會越覺得痛苦。相反,真正的大智慧者,更應該超脫肉身痛苦,精神的無我境界!

  (四)登頂

  從洪椿坪到仙峰寺要經過15公里的九十九道拐,海拔也從1120米攀登到1752米。隨著山勢的增高,體力的消耗越來越大,走走歇歇,大夥兒的登山速度逐漸慢了下來。16:20到達壽星橋,此時大家大都已大汗淋漓,雙腿發酸。我的肚子也咕咕的叫喚起來,肚中唱起空城計,人不免更加疲憊,沒辦法,只好在壽星橋休息一下,好好吃點東西,補充一下能量。也許的都比較疲憊的原因,足足休息了半個小時。為了減輕MM的負擔,雲剛將包裏空出的位置又塞滿了東西,天使和我則將蝸牛和蟲蟲的背包調換了一下。

  山路越來越難走,腳步變得越來越沉重,腿象灌足了鉛。互相交談的話語越來越少,大家的心情變得越來越焦慮與急燥。汗水刷刷地從身上的每一處往下流,眼睛時不時地就被汗水迷住,脖頸和胳膊上幾條水線不停地往下滴汗水。背上的背包早已濕透,緊緊地貼在背上,弄得背上熱烘烘的,真想把包扔掉了事。沿途碰到幾個挑山工,背負滿重的擔子,低頭只看腳下的石階,以非常非常緩慢的步伐向上攀,好象走太空步一般。我們很快就把他們甩在了後頭。

  也許是長期缺乏鍛煉的結果,行至最後,我的大腿外側每走一步都無比的疼痛,速度也越來越慢,漸漸地掉到了隊伍的後面。蟲蟲MM的包也不是專業的登山包,腰部沒有橫向的束帶,登山的時候,包會隨著雙腿的移動而左右晃動,更增加了攀登的難度。看著蟲蟲、蝸牛、螞蟻三位美女雄赳赳氣昂昂闊步登山,俺恨不得長一對翅膀飛上金頂。蟲蟲看著俺狼狽的樣子,幾次逼著俺換回她的大包,堅持了幾次,終因體力不支,掉換了我的大背包。率真、詼諧、善良的天使自己背負著幾十斤重的大背包不說,恁是又背上了螞蟻的掛包,俺只挎著俺的相機、腰包和一個較輕的背包蝸牛般斷後。唉,魚行就是這樣一窩囊廢,登山時無論負不負重,落伍的總是我!一好友曾如此這般評價我:行路散漫的你一如你散漫的品行,開初我還嗤之以鼻,現如今才悟覺,好友總結的是俺切膚之痛啊!

  18:10到達仙峰寺,如釋重任,總算在天黑之前趕了上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