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等到年老的時候

在匆忙了多年之後,我瞭解我愛上的是一個個可以觸碰的故事,不知道是不是走的路多了,也就變的敏感起來,腳下的土地,隔著一層水泥,卻有那年故地重遊的觸覺,那人走在路上,滿滿的青春痕跡。
  那夜我們靜靜的坐著,桌子上好多書、紙,還有拐角處上了年紀的臺燈,我們聊這一年發生的故事,我說:你結婚了嗎?你回答:沒呢,為什麼這麼問?我說:那天我看見你穿婚紗的樣子,你看見我了嗎?你說:我看見了,就在幾天前看到的。生命歷歷可見,我們在做著父輩他們曾經做過的事,說著他們曾經說過的話,經歷著他們遇見的事,牆角的那棵小樹長成了大樹,它全都看見,全都知道。
  五十年過後,我們是怎樣生活呢?是重複著手裏的工作,說著當年的一群人,回憶那段共同的歲月,歲月在每天清晨清醒,黃昏開始記錄,世界變的好快,我們變得好快,我們也成了父母的模樣,重複著他們做的事情,說過的話,我們的孫子、孫女,是我們當年的摸樣,談我們刻骨銘心的愛情,過我們平淡的生活,生活還是生活。
  世界變得好快,沒來得及去細細品嘗,就都各奔東西,油鹽醬醋的事情看起來那麼遙遠,如今我們卻真真切切的出現在廚房,我們來不及躲閃,就如此深刻的沉醉在回憶中,人說:回憶的人都老了!是真的老了嗎,還是生活一如既往的繼續;是真的過去了嗎,還是記起那段美好的歲月。細細的回味,我都無從解釋。我知道我是在回憶,回憶那段美好的青春年少,我說,年少無知的我們,等到老去,還有那段不服的過去。
  街上的行人,包裹的嚴實,寒風沒有吹進身體,可生活卻把他重重的包圍,是幸福、快樂、崩潰或美好,人說,老了的時候才知道愛情是什麼,那封沒有拆開的信件,那段沒有繼續的感情,信件沒有拆開,卻用一生讀懂了什麼是愛,什麼是生活。看著腦海播放的紀錄片,孫女在院中蹦蹦跳跳,那是我熟悉的愛人,我們一生相愛,她的一顰一笑,都是她奶奶的模樣,那麼的真切,我會心的笑了,像個孩子。
  等到老了的時候,拿著行李,是否還能像年少,去遊歷,我想那時候已經沒有心情了,好多人走了,不見了,即使見到的,也是他們的孫子或孫女,很多人說,遊歷是為了一段感情,無論是對那個陌生的地方,還是陌生的人群,我們都是在尋找,尋找一個真切的地方,一個熟悉的臉龐,一個如夢的聲音,如果真的是幸運的,或許可以看見夢中的那個人那個地方,在那個地方和那個人靜靜的坐在一起,聊這麼多年發生的故事,你說一句話,他或她就可以接出你要說的話,你們有時候說出相同的話,你們呆呆的望著對方,你們是尋找一生剛剛碰到的另一個自己,你們不談論天氣,談論天氣的都是陌生的人,你們不說很多話,說出的話,似乎都是已經說出的話,已經談了很久的話題。
  等到老了的時候,是否還會憤怒這個社會,可能不會了,我們有家人,有遠方愛著的人,我們都在回憶了,我們坐在院中,面前一套茶具,一遍一遍的沖泡著茶水,等待那個人和你一起靜靜的坐下來品茶,聊這麼多年發生的好事、壞事,聊這麼多年哭了多少回,感動的、悲傷的,聊這麼多年,愛人給自己的感動,家人給自己的關愛,這麼多年了,我們都安好的生活,那天我第一次去送人,送走了一輩子都見不到的愛人,車走了,看著那個空空的路的盡頭,似乎你還沒走,或慢慢的在向後退,我們一輩子再也沒能見面,留下的是年輕時候的模樣,我在重複著洗茶、品茶,你的那杯一直沒動,我在和你說話,我知道你在我對面,一直都在。
  等到老了的時候,我們情感有了更多的寄託,是否不在那麼想念你,兒子、孫子都有年輕的模樣,年輕的愛情,然後他們生活,他們一定不知道,他們是在懂得愛後長大,傷了一次之後長大,兒子、孫子靠在我們的肩膀、倒在我們的懷中,細細的抽噎、大聲的哭泣,我和他、她像朋友一樣,說著以前的故事,那個永遠只說一半的故事,因為故事的結尾是在他們的哭泣中,我安靜的躺著,等待著輪回之後轟轟烈烈的愛情和平平淡淡的生活,生活還是生活。
  等到老了的時候,是否會寫一本厚厚的書,裏面有很多故事,我都會這麼寫:從前有一個男孩,在成為男人之前愛上了一個姑娘,那姑娘和他一樣,說著相同的話,默契的像一個人。我會說,那是夢裏的情節,那是別人的故事,那是青春的年華流水。我們說著相同的故事,我們重複著輪回,只是這故事的主人,在每部戲中都是新的,或許總有一部是嶄新的。
  等到老了的時候,回憶如風般的迎面吹來,我知道,我命不久矣,快要演繹夢中的那個故事,我在努力的回憶其中的場景、話題,小橋流水、木屋、站牌,我嘴角露出笑意,我在等待輪回之後,那個如夢般的青春年華。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