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風過了無痕,葉落亦無聲

無法阻止的傷離別,就如我無法選擇自己的生命是否降臨人世間一樣。只能任銘心刻骨的記憶在淒涼裏浮華、搖曳。然後生成夢境,而夢境裏最溫馨的莫過於那輕輕地、並帶著乳香的呼喚。而母親,便是這夢境裏永恆而唯一的主題。

當草木搖落而變衰,寒風蕭瑟晚來秋時,母親又來到了我的夢中。我想,母親一定是聽到了我的呻吟後專程下凡,抑或是捨不得離開骨與血的牽絲,所以,希望以這種方式續延我們離別後的相守。

我深信,宇宙萬物間的輪回六道都是有預應的。那天,與母親分手的時候,母親的淚水奪眶而出,淹沒了我的視線,也淹沒了母親那戀戀不捨的心。揮手、轉身、再轉身、再揮手。無數次的重複以後,淚水氾濫成災。而距離則把我與母親相對戀守的視線越拉越長,直至完全模糊了我與母親的視線。而我只能一轉身隨風而去,後背灼熱灼熱的痛。我知道,這一定是母親那牽心望子的淚光。可我,回敬給母親的則是纖柔欲孤、疲憊犯霜的殘影和一縷霧化了的輕煙……

許多年後,當我每次回到與母親最後一別的小巷口,巷子外那條約死了百年、躺於街邊供人們乘涼打坐的樹幹。母親依然坐在那裏,依然清晰卻又依然的模糊。而我已是白雪皚皚、雜草叢生。在日高月月的季節,也許是母親顯靈,那一刻都會幻化出祥和的瑞風,配合著我和母親重現昨日的時光。之後,母親便回來了。風箱裏又有了我童年的歌聲、笑聲,灶台上又有了母親淡淡的笑容。而在房前屋後街頭巷尾,一個人獨步變成兩個人的相依。一條土炕,再沒有冰冷的沉寂和悲傷……  我想,母親肯定是感知了些什麼,不然,她不會時常深入我的夢境,並且總在離別時的巷口延續我們的守望。我也願意跟隨母親,演繹我們平淡溫暖的日子,而不去深究是夢境還是現實。只是,苦了那根千年的枯樹,承載了太多太多、我與母親那厚厚的相守與思念。

當歲月老去我也滿臉皺折隆起。唉!誰也無力改變自然的規律。掙扎、抗拒、糾結,最後只能選擇疼痛並墜落於黃土。風過了無痕,葉落亦無聲。

此刻,獨自靜坐堂前,傾聽著母親的腳步聲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