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閒話讀書

擱筆已有些許時日。之於原因有二,其一乃文路太爛,非芟夷無以成道;非斬荊未可通達。其二是進過聖人門,聽了聖人言,無可為文矣!詩到唐;詞至宋;曲止元代,輒無可讀也。辯論類散文,早於春秋戰國即已到達登峰造極之境。微婉巧妙之辭令、宏富辯麗之文風,兩千年來可謂空前絕後。至於諸子百家,孰非以雄辯家之實力,立於思想家之高度,憑藉文學家之妙筆紛呈絢麗奪目之奇彩與睿智理性之光輝者哉?文字即大可不必造次也,書乃不可不讀。讀書則是為之修身養性益智明理去蠻。既之沒有中斷讀書,提筆想到定當讀書為先。
  既然談之讀書,理清書之概念則必不可免。書即知識即是文化。此乃傳統之觀念,已被現代教育心理學否定之。現代教育心理學認為:書只乃一種資訊,只乃溝通作者與讀者思想之媒介罷也。人常道之:“錢可以買到書,卻不可以賣到知識。”即一類道理。
  讀書有不同之境界,莊子雲:“吾生也有涯,而知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矣。”道之不無道理,亦非全然道理。孔子《論語》有雲:“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即闡述之三類讀書境界:一、知學習者。二、好學習者。三、可於學習中取樂者。若讀書達“樂之者”境界,即可學而不厭學之不倦矣,亦何疲之有?尼采曾雲:吾當閱讀為特殊之休閒方式。
  十年寒窗,書讀之乃不畏寂寞之性。中國古代,讀書人為之於科舉中獲取功名,懸樑錐股,閉門苦讀,數載者有之,數十載者亦有之。蘇秦乃家喻戶曉之典型。於母不母,妻不妻,嫂不嫂之眾叛親離之境,其夜而奮讀,擇以揣摩,終功成名就,趙王授之以相印。著名數學家華羅庚初中畢業每日以十小時自學數學,數年如一日,結果名馳中外,為數學界之集大成者。知名作家張恨水成名前亦曾足不出戶,面壁四年。馬克思為寫《資本論》每日往圖書館借閱圖書,竟於座下地板磨出坑也。讀書為學問講究其積累,必得坐得住板凳,禁得起恬淡寂寞方可。
  “好學近乎知”,書讀之乃不懈之毅力。《中庸》道學:“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有弗學,學之弗能,弗措也;有弗問,問之弗知,弗措也;有弗思,思之弗得,弗措也;有弗辨,辨之弗明,弗措也;有弗行,行之弗篤,弗措也。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果能此道矣。雖愚必明,雖柔必強。”其可謂為學之至理也。
  “書猶藥也,善讀之可以醫愚”劉向又雲“少而好學如日出之陽;壯而好學如日中之光;老而好學如秉燭之明。”荀子雲“登高而招,臂非加長也,而見者遠。”此皆讀書之用也。愚餘亦曾聞“盡信書不如無書”、“近墨者黑,近朱者赤”。莊子亦雲“染於青則青,染於藍則藍”。故見書未可弗讀,讀之亦不可弗慎弗思。
返回列表